內容來自中時電子報

社論-如何面對中美關係趨於緊張?

1 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右二)、國務委員楊潔篪(右一),美國國務卿凱瑞(左二)、財政部長路傑克9日出席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新社) 第六屆中美戰略與經濟會談於7月9日到10日在北京召開,雖然雙方高級官員都稱會談是有益且有成效,但實際上,這次雙邊對話成效甚少,從這次中美116項戰略對話成果清單中可以看出,雙方在南海爭議、網路安全等關鍵性戰略問題上甚至愈行愈遠。對話結束次日,美國副助理國務卿福克斯立即提出南海三不建議,呼籲各方自願凍結特定行動,並指中國的片面挑釁行為讓人懷疑其遵守國際法的意願。中美關係不容過度樂觀。尋本溯源,中美之間的戰略對話最早始於2005年8月,目的在保持、擴大雙方的合作,促進亞太和世界的和平,後來一共進行了6次,重點在於深化對話與互信、希望增加共識、擴大合作、加強協調與磋商。至於中美經濟戰略對話則始於2006年12月,一共進行了5次,其中涉及的具體經貿問題,包括航空、服務、銀行、證券、人民幣匯率、能源、環保、貿易投資、食品安全,及國際經濟合作等領域,與如今所討論的問題其實差異不大。布希政府時期,由於其本人和新保守主義分子對中共懷有強烈的敵意和不信任感,美國當時甚至把其視為戰略競爭者,所以兩國之間的戰略會談一度被改為資深官員對話。之後歐巴馬政府將兩者合而為一,這代表美國思維的一大轉變。雙方都派出國務卿、國務院副總理等級人士出席,兩國元首也循例發表重要談話或予以接見,由參與人員之多、級別之高、議題之廣可以看出,中美雙方對此對話機制的重視。與過去一樣,北京主張,中美雙方正站在歷史新起點,面臨新機遇,大陸願站在戰略高度與長遠角度,把握大局,抓住機遇,與美國共創未來,建構積極合作、全面的中美關係。這反映出中共當前立場與方向,展現了誠意與善意,但在具體問題上並未鬆口。美國也認知到中美關係將形塑21世紀,其重要性不亞於世界上任何雙邊關係,此一現實將支撐兩國的伙伴關係,也是兩國應該共同承擔的責任,而中共應放寬人民幣匯率管制,在南海等問題上自我節制,扮演與其責任相稱角色,華府立場也相當明確。美國國務卿凱瑞反對大陸在南海的單方面行動,認為其在亞太地區製造所謂「新既定事實」是不可接受的,會後美國隨即提出南海三項行動準則的建議,而且美方還要求大陸恢復與美國在網路安全問題上的雙邊磋商。而北京則由國務委員楊潔篪先在聯合記者會上多次重申中國政府的立場,後來也對美方新的提議冷然以對,由此可以看出北京在海域爭端等問題上並無讓步的打算。坦白的說,美方同意與中共進行雙邊戰略與經濟對話,以如此高規格、大陣仗的方式,高調加以處理,意味著中美關係已由量變往質變的方向發展,中國的實力已然不容忽視,美國不能漠視中國大陸成長的事實,或仍以對抗、圍堵的方式對待北京。美國正努力嘗試,要以實事求是的態度,持平的與中共發展建設性的友好關係,讓中國扮演其力所能及的合理、負責任的角色,將其進一步融入國際主流社會,接受國際行為規範。但是雙方問題仍在,兩國在人權、民主、法治等價值觀,不同政經體制、發展階段方面仍有結構性的問題,雙方互相競爭的本質不變,彼此關係仍是非敵非友、亦敵亦友、可敵可友,只不過雙方當前都已體認,合則兩利、分則兩害、鬥則雙輸的事實。雙方關係在某種程度上仍是既合作又鬥爭,也就是合作中有競爭,競爭中有摩擦,摩擦中得妥協,有時合作高過鬥爭,有時摩擦超過合作,但彼此相互需要,兩國關係好,不致於水乳交融,壞,不致於關係破裂。美國無意屈居老二,但也無法圍堵中國,大陸希望降低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但也無意與美國為敵。誠如習近平所說,中美對抗將會成為世界性的災難,但當前兩國關係確實變得更為緊張,台灣如何在困難的局面下找到一條和平共處、互利雙贏的發展,當然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與外交手法。台灣不但無能力,也不應該破壞中美關係的發展,更不宜對中美關係的健康、良性發展抱持盲目樂觀的態度,審時度勢謹慎作為,一切作為的前提是不以台灣的利益為代價,這才是中華民國堅持不變的立場與原則。

新聞來源http://www.chinatimes.c彰化竹塘汽車貸款汽車貸款o房屋信貸利率多少m/newspapers/20140715000921-260109

苗栗苗栗汽車貸款

全站熱搜

corylou6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